138-2368-9042

“冬至大如年”,今天就是二十四节气中的“冬至”了。

  在中国人的传统中,冬至是非常重要的节日,江苏各地很重视冬至,称之为“大冬”、“小年”、“亚岁”、“正冬”、“立大东”等,普遍有“冬至大如年”的看法,流传着很多与冬至相关的民俗。

  冬至是二十四节气之一。这一天,太阳直射南回归线。对于北半球的人们来说,冬至是一年中白天最短,黑夜最长的日子。过了冬至,白天慢慢变长,黑夜慢慢缩短,民间因此流传“吃了冬至面,一天长一线”、“过了大冬,日长一葱”的谚语。

周秦时代的人们以冬至为岁首,也就是一年的起算点,相当于“新年”。汉代以后,改冬至日为“冬节”。采用夏历后,新年推迟了,冬至依然是一个重要的节日,人们在这一天祭神祀祖,家人团聚。

  有趣的是,流传至今的很多江苏冬至习俗都和吃有关,吃对了,才算过了一个原汁原味的冬至节。

  老苏州人特别重视冬至节。《清嘉录》记载,苏州人冬至前后纷纷互相馈赠食物礼物,用篮筐或者盒子装着,叫“冬至盘”。苏州人将冬至前一个晚上称为“冬至夜”,也就是小编发出这篇推送的这个夜晚。

冬至夜,苏州人家聚在一起吃“节酒”,如果哪家媳妇恰巧回娘家了,冬至前一天一定回到夫家。如果留在娘家不回来,人们相信这会对夫家人不利。

  据苏州民俗博物馆编纂的《苏州民俗》载,苏州人冬至夜饭特别丰盛,和除夕的年夜饭相似。富裕人家的餐桌上起码八盆一暖锅,外加全鸡、整鸭、大青鱼、红焖蹄髈等。如果有家人在外不能回家的,要给他们放一副碗筷。

  各种菜都有吉祥名称,蛋饺叫做“元宝”,肉圆叫做“团圆”,鸡叫做“扑扑腾”,鱼叫做“吃有余”,黄豆芽叫做“如意彩”,青菜叫做“安乐菜”。饭内要放黄豆,称“元宝饭”。饭碗内预先放两只熟荸荠,吃的时候夹出来,叫做“掘元宝” 。豆腐是必不可少的,苏州有“若要富,冬至隔夜吃完热豆腐”的说法。吃饭的同时,苏州人还要喝一种度数很低,酒和糖浆酿制酿制的冬酿酒。

  冬至夜苏州人家要祭祖,祭祖用的菜必须回锅烧,过去的人迷信,认为如果不回锅,吃了之后会丧失记忆力。

在江苏的苏州、南京、扬州等地,都有“冬至大如年”的说法,过去的人们对冬至极其重视,甚至超过了春节。冬至这一天早上起来,苏州人要吃圆子和南瓜团子。《清嘉录》载,苏州冬至食品中有一种“冬至团”,“磨粉为团,以糖、肉、菜、果、豇豆沙、芦菔丝等为馅,为祀先祭灶之品,并以馈贻”。

  南京也有丰富的冬至年俗。民国学者潘宗鼎的《金陵岁时记》和夏仁虎的《岁华忆语》记载,冬至这一天,南京人家都要祭祀祖先,“升炉火祀天地曰接冬,间有放炮竹者”。旧日很多南京人平时不喜吃鲢鱼,但冬至这天必定要用鲢鱼烹饪,“是日必以(鲢鱼)入馔,断葱为寸,与豆腐同煎之,取从容与富余意也”。

南京人还流行“今天过大冬,豆腐烧大葱”的说法,普通人家的冬至晚饭餐桌,都会上来一碗“大葱烧豆腐”。

  出生于南京,长期寓居京华的南京籍学者夏仁虎在《岁华忆语》中记录了很多南京人冬至前后常吃的蔬菜:“(南京)冬日蔬菜,出于天然,非北方所谓洞子货也。如瓢儿菜,与冬笋同煮,厥味至美。钟山白芹,尤为特产,至冬始生,白若截玉,移地种之弗良也。韭芽黄,如融蜡,以阔叶者为良。至于野蔬,常年弗绝,入冬较肥腴耳。”

  想来这瓢儿菜、冬笋、白芹、韭黄都是南京人冬至饭桌上常见的菜蔬。

  《南京民俗志》记载,古代南京人会在冬至这天榨青油,然后储存下来,第二年用来在养蚕的房子里点灯,认为可以使“百虫远避”。妇女如果用这种油搽头发,会使头发乌黑有光泽,不生虱子。冬至如果这天下雪,人们要将雪贮存起来,以备来年夏天使用,洒在枕席间,可驱赶蚊虫。用雪水搽痱子,效果也极好。

扬州人对冬至也重视,据《扬州民俗》记载,冬至日,扬州人家都要吃汤圆庆贺,扬州人冬至中午要置办几个菜,烧钱化纸祭奠祖先,然后再全家聚餐。

  旧时冬至日,扬州的手工作坊、学堂都要放假一天,亲友互送节礼,佣户给东家送年礼,有“肥冬瘦年”之说。有些人家还要煮食秋天留下的南瓜(番瓜),有所谓的“大冬吃番瓜可免灾”的说法。

  苏州、南京皆有冬至“拜冬”的年俗。《清嘉录》载,清代冬至这天,苏州城里,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士大夫阶层,都要“拜贺尊长,又交相出谒”,“必更鲜衣以相揖”。

徐士铉一首《吴中竹枝词》生动写出冬至日人们互相祝福拜冬的图景:“相传冬至大如年,贺节纷纷衣帽鲜。毕竟勾吴风俗美,家家幼小拜尊前。”

  旧日苏州还有一个奇怪的冬至年俗,冬至夜,南瓜不可放在家中过夜,必须放在露天屋面上,否则将遭到灾殃。

  在江苏很多地方,人们还在冬至这天将春天泡的樱桃酒涂抹在手、耳、脚等部位,认为可以防冻疮。过去还有人将留下来的螃蟹壳子烧煮后捣碎,用香油涂抹,同样也是为了防冻疮。

冬至过后,真正进入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,人们要数九过冬,就是所谓的“连冬起九”、“九九消寒”,九九过完就是寒消暖至,冬去春来之时。

  江苏各地流传不同版本的“数九歌”。

  苏州的版本是“一九二九,相唤弗出手。三九廿七,篱头吹觱栗。四九三十六,夜眠如露宿。五九四十五,穷汉街头舞,不要舞,不要舞,还有春寒四十五。六九五十四,苍蝇垛屋栨。七九六十三,布衲两肩摊。八九七十二,猫狗躺渹地。九九八十一,穷汉受罪毕。刚要伸脚眠,蚊虫獦蚤出。”(《清嘉录》)

  南京的“数九歌”是“一九如九,作活添一绺;二九一十八,河里冻死鸭;三九四九,迎风插柳;五九四十五,穷汉街前舞,六九五十四,蔷薇发嫩茨;七九六十三,行人把衣担;八九七十二,行人拿纸扇;九九八十一,穷汉受罪毕;才得伸脚眠,蚊虫龁蚤出。”(《岁华忆语》)。


分享到: 
返回列表

上一篇    已是第一条

下一篇    携手同心 感恩有你| 十月员工集体生日会

热门动态
相关文章